茶文化

不该被文化流程遗忘的鲁迅和粗茶淡饭

作者:柬埔寨东方明珠    发布时间:2019-09-17 13:22     浏览次数 :

[返回]
  这是《故乡》中的最后一段,年少时读不懂的鲁迅,在如今反复读时却更感其文字的针砭时弊。
 
  当初,鲁迅一篇《喝茶》中对粗茶淡饭的思考同周作人的《苦茶随笔》针锋相对。
 
  他在《喝茶》中写道:
 
  「由这一些琐碎的经验,
  我想,假使是一个使用筋力的工人,
  在喉干欲裂的时候,
  那么给它龙井芽茶,珠兰窨片,
  恐怕他喝起来未必觉得和热水有什么区别罢。
  所谓“秋思”,其实也是这样,
  骚人墨客,
  会觉得什么“悲哉秋之为气也”,
  一方面也就是一种“清福”
  但是老农,
  却只知道每年的此际,
  就是要割稻而已」。
  在那个大动荡的年代,太阳底下没有绝对的自由,西出阳关已无故人。鲁迅笔下的「粗茶」,从茶文化的角度透视出他的人生观和审美观。
 
  《鲁迅日记》中有大量关于茶的记载,《在和鲁迅相处的日子中》,川岛写道:「书和茶叶都是鲁迅先生所爱好的。」
 
  许广平的《鲁迅先生的日常生活,起居习惯及饮食嗜好等》中记录:鲁迅喜欢「清茶」,并且喜欢带苦味的「浓茶」。
 
  为什么想起写鲁迅?起因是一部电影,电影中的现实与鲁迅笔下的故事仿佛如出一辙,看到路人写的一句简单影评:他们的幸运在于没有人捂住他们的嘴,他们的不幸在于即便清楚命运也无能为力。
  这部电影有一个耐人寻味的名字——《寄生虫》,作为韩国第一部拿下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的作品,它凭什么会获得大家的青睐呢?
 
  抛开电影具体情节,我们只谈故事中的叙事角度。
 
  该电影的背景是韩国现实社会,韩国作为贫富差距较大的发达国家,有全球风靡的消费金融圈,也有最底层住在下水道的贫困人民。
 
  其中,电影的视觉始于城市底层人民的生活,之后,底层人民和上流社会富人发生交集碰撞:天平的两端、矛盾的导火线、社会现实的枷锁、公平的撕扯与背叛。
 
  在电影中,贫而寄生是一个复杂的概念。穷人成为依附品的过程是被动的,也是绝望的。
  当真正看到这些撕裂的社会现象,你会发现,人人生而不平等,是现实中最大的真相。
 
  从电影故事可以思考我国当下一些社会现状,艺术呈现形式和现实生活的碰撞总是藏着真相。
 
  鲁迅先生写道:「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鲁迅当过国家公职人员,也可以算作是民国作家财富榜前三名的人物,是当时的上流社会文人,生活富裕。
 
  但是,鲁迅选择将笔触指向了广阔的社会和普通人民,他深知那时的中国内外交困、贫弱交加、风雨飘摇,老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连温饱都不能解决。
 
  鲁迅的「粗茶」以生存为出发点,站在底层人民的角度发声,所谓「粗茶」,是「尚朴实、重赤诚、绝虚伪」。
 
  在十九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人的「生存」问题遭受到严重威胁的这一历史时期。
 
  鲁迅执笔批判只顾吟「春花秋月何时了」,却弃「山河破碎风飘絮」不顾的一些文人情趣,他用最细腻真实的笔触写出了最为麻木的国民。
 
  于是鲁迅先生在文章的后面写到:
 
  「感觉的细腻和敏锐,
  较之麻木,当然也算是一种进步,
  然而以有助于生命的进化为限,
  如果不相干甚至于有碍,
  那就是进化中的病态,不久就要收梢。
  我们试将享清福,抱秋心的雅人,
  和衣粗实的粗人一比较,
  就明白究竟是谁活得下去。
  喝过茶,望着秋天,
  我于是想:不识好茶,
  没有秋思,倒也罢了。」
 
  鲁迅的《喝茶》一文,是社会需要的呐喊之声,其文字朴实无华,精神思想与千百万的命运联系在一起,是广大劳动人民所饮用的「粗茶淡饭」。
 
  那么从过去到现在,鲁迅的文笔最大的价值何在?
  如今,当你回读鲁迅,会发现其所有作品依然是当下社会的缩影。他的控诉依然一针见血,是对中国社会现实漫长、执着、真实的灵魂追问。
 
  李克曼评价鲁迅:「一个伟大的作家,或者更纯粹地说,一个自由的人,从不会安于享受象牙塔中的歌颂。」
 
  「我在年青时候也曾经做过许多梦,
  后来大半忘却了,
  但自己也并不以为可惜。
  所谓回忆者,虽说可以使人欢欣,
  有时也不免使人寂寞,
  使精神的丝缕还牵着已逝的寂寞的时光,
  又有什么意味呢,
  而我偏苦于不能全忘却,
  这不能全忘的一部分,
  到现在便成了《呐喊》的来由。」
 
  ——鲁迅
 
  鲁迅的笔端是尖锐的清醒,文章中夹着对中国国民命运的深思与悲痛的呐喊。
 
  他看得太透彻,却并未深切地绝望过;可他又那么热烈,他的精神境界将永恒漫长地活在我们的世界中。
 
  今年是鲁迅逝世83周年,谨以此文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