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新闻

花笺有茶事,是天下爱茶人诗意人生的真实写照

作者:柬埔寨东方明珠    发布时间:2019-10-04 12:01     浏览次数 :

[返回]
【柬埔寨西港东方明珠】花笺有茶事,是天下爱茶人诗意人生的真实写照。  
品茶时读了些喜欢的茶诗,用花笺抄写欣赏不失为一件雅事。  
试春——杜牧  
壹.  
爱茶宁可下尘埃  
觥船一棹百分空  
十岁青春不负公  
今日鬓丝禅榻畔  
茶烟轻飏落花风  
题禅院  
杜牧  
说起杜牧,我想起的不是「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也并非是「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而是那一句「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能在诗人辈出的唐朝能和李商隐并称「小李杜」,杜牧自然有自己的两把刷子。  
回望杜牧一生,他辉煌过、落魄过、得意过、失意过、痛快过、痛苦过、风流过、平淡过......  
杜牧的感情生活丰富,虽才华横溢,但终究生不逢时。  
他仕途不得志,迷恋风月场,终日与伶人妓女为伴,得了那青楼浪子的声名。  
浪子的名声总是夹杂着贬义,其实风流才子之名更适合杜牧。  
失意的光景总是令人感叹,当杜牧每每独自饮酒后反问自身,就像是一场自我的灵魂拷问。  
道不尽人生无常,说不尽人生悲欢,他是如何安放他矛盾苦难的人生呢?  
在杜牧为数不多的茶诗之中,藏着他在官场中不能释放的真我。  
茶,或许就是那一个小小的突破口,是道尽家国情怀、人生感慨的杜牧心中留给世人最后的温柔。  
闲情——陈继儒  
贰.  
小窗独饮是茶神  
龙井源头问子瞻,我亦生来半近禅  
泉从石出情宜冽,茶自峰生味更园  
此意偏於廉士得,之情那许俗只专  
蔡襄夙辩兰芽贵,不到兹山识不全  
试茶  
陈继儒  
明朝文学家陈继儒写了《试茶》一首。开头表达的就是当初苏东坡在杭州当太守时,曾留下「白云峰下两旗新,腻绿长鲜谷雨春」之句赞美龙井茶,并手书「老龙井」,于是龙井茶开始有了名气。  
大概天下所有的「荣辱不惊」都渴望像眉公一样「闲人并非等闲之人」。  
二十九岁的时候,陈继儒就看破了官场黑暗,他焚儒衣冠,绝意仕途,当真决绝。  
陈继儒文章好,有才情,在我心中也是一位有个性的思想家。  
陈继儒对茶,是带着一种探索精神去深入了解。他和董其昌的友谊成就了他与茶的缘分,这也让他对散茶清饮有自己独特的认知和理解。  
饮思——苏轼  
叁.  
午觉醒来两瓯茶  
食罢茶瓯未要深,清风一榻抵千金  
腹摇鼻息庭花落,还尽平生未足心  
佛日山荣  
长老方丈五绝  
苏轼  
《花笺茶事》里收录了太多我喜欢的诗人。写到苏轼的时候我还在想,大抵这天下,没有人能拒绝苏子瞻的魅力。  
苏轼写过不少茶诗,那一年,苏子瞻踏遍了江南的各个地区,每逢遇到风景秀丽之处就会流连忘返。  
他带上如明月般沁人心脾的龙团茶,去试一试那号称人间的第二泉。于是有了《惠山烹小龙团》中:「独携天上小团月,来试人间第二泉」这脍炙人口的佳句。  
他曾经在《记梦回文二首》(并序):  
这里苏子瞻就诗意得过分了,做梦都在想着喝茶!  
你看,这诗句之中,不仅仅是在记事,更藏着诗人的理想和远方。  
苏轼与茶,知茶至深,爱茶心切,就像那句「从来佳人似佳茗」,这像极了爱情!  
问泉——张岱  
肆.  
煮茗识得最佳泉  
闭门坐高秋,疏桐见缺月  
闲心怜净几,灯光淡如雪  
樵青善煮茗,声不到器钵  
茶白如山泉,色与瓯无别  
诸子寂无言,味香无可说  
素瓷传静夜  
张岱  
张岱素来以史者自居,他的才情带着“自负”的味道。他对艺术文化的精通,并非只是一种爱好。  
张岱的见识和才情,已不拘泥于当时汲汲于功名的大多数读书人,这让他晚年笔耕不辍。  
大概就是这独孤中夹杂着风骨的一段话,让张岱成功取代苏东坡在我心中的地位。  
《花笺茶事》中提到的,张岱对茶事写得最传神的一篇小品文是《闵老子茶》。  
张岱认为人的一生应该有自己的爱好。甚至应该有“癖”,有“瘾”。称张岱为「茶癖」,这一美誉非他莫属。  
都说张岱这种古代文青,纨绔风流公子只顾风花雪月。在明末清初,清兵的铁骑,踏碎了原本的生活。  
可是,张岱的笔下还有繁华落尽后的寂寞与悲凉。兵荒马乱,张岱以诗为趣,理想与抱负被时代的巨轮碾碎。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我想,张岱还不错,有个性,我喜欢。读张岱,可知何谓真才情,真性情,何谓真挚自由的灵魂。  
清友——文徵明  
伍.  
灯前一啜愧相知  
地垆残雪后,禅榻晚风前  
为问贫陶谷,何如病玉川  
煮茶  
文徵明  
在吴中四大才子之中,文徵明虽然早年仕途坎坷,却厚积薄发,波澜不惊地圆满走完他的人生艺术之路。  
那一年因着喜欢文徵明的字买的字帖已经落满了灰,读了「江城秋色净堪怜,翠柳鸣蜩锁断烟」这句诗后感慨,写字好看的人文笔也这么美妙。  
没有太多激烈碰撞出火花的故事,文徵明只是在应试不中的路途中找到了他心灵的归宿——茶。  
那些年,他寄情于茶,寄情于惠泉山水。虽仕途无望,但是他推开人生的窗落,坦然接受命运的安排,走出另外一条全新的道路。  
在文徵明的茶画中,很多集树成林、绿竹汤沸瀹茶之景。茶烟伴随着文徵明的一生,见证着他艺术道路上的诸多辉煌成就。  
当他回望来时的路,已是茶香四溢,青年时候的阻碍与困难,是生活的挑战与恩赐。  
诗境——刘禹锡  
陆.  
诗情茶助爽  
生拍芳丛鹰觜芽,老郎封寄谪仙家  
今宵更有湘江月,照出菲菲满碗花  
尝茶  
刘禹锡  
说起刘禹锡,就不得不提起白居易。  
大唐,是诗文繁盛的国度;诗人,是世间最有趣浪漫的灵魂。有趣的灵魂相遇,就不得不提起刘禹锡和白居易的绝世基情。  
刘禹锡和白居易,一个是诗豪,一个是诗魔,两位的大文豪都非常喜欢茶。  
《花笺茶事》中写出,刘禹锡不仅对茶敏感,饮茶品味也极好。得到名贵的茶时,也不忘寄给老朋友尝尝。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这就是爱茶的刘禹锡,即便身处陋室,也要做一个有趣的灵魂。  
不在乎物质是否贫寒,生命总要有裂缝,阳光才照射得进来。  
真正的豪气,大抵就是看清了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能够笑对人生。  
一盏茶的时间,道不尽千古风流人物。  
留白的花笺值得与你最爱的诗文相伴,茶烟诗词的交融,自古而今,余情未了。  
《花笺茶事》中含有36幅花笺,有历代文人茶诗趣闻佳句收录。  
古有苏东坡「一蓑烟雨任平生」。如今,选择这本承载着诗情画意和文人灵魂香气的《花笺茶事》是以一本茶书之趣,记浮生几何清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