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新闻

天愈寒,茶愈暖;索性备了茶饮起来

作者:西港东方明珠    发布时间:2020-01-06 13:01     浏览次数 :

[返回]
素秋清冷,取茶暖凉  
天愈寒,茶愈暖。索性备了茶饮起来,可谓素裳迎薄凉,一席饮岁秋。  
这席几乎没有暖色调,都是清冷。深蓝色印花布加竹席相称,这蓝色,我们古时将其归于青色,像是一介布衣青衫,安清素薄。壶承和杯托选了银锡釉的瓷器,别有韵味,冷冷的金属锐感。取了与竹席相配的紫砂壶,也顺便铩一铩这锐感。  
有茶可暖冬日,唯情能暖岁月  
冬天,有很多让人温暖的事。比如约上三五好友,吃一顿火锅;或者在乡间的土灶膛,烤几个甜滋滋的红薯;还有,在阳光明媚的午后倚着窗台晒太阳……如果这些温暖的事,只能选择一件,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喝茶。冬天,还有比喝茶更温暖的事吗!  
所以在这个浮躁的时代,一个爱喝茶的人,看上去似乎少了很多戾气,而散发着更多对人对物的温情。茶给我们的温暖,是由外而内,但心有滋长着温情,就能给生活带来由内及外的暖意。做一个心怀温情的人,即便喝茶这种形式停止了,但你对生活的爱,不会停止。  
茶,温暖着年复一年的冬天,而我们想要温暖的,则是全部的岁月。  
知否知否,应煮白茶暖肺腑  
这样的时候,合该捧一卷书,烹一盏茶,谢这清冬的安逸,赏这冷夜的温厚,仿佛也能品出些“野泉烟火白云间,坐饮香茶爱此山”的况味。  
同僚们大多饮外间送来的矿泉水,独我爱山上的泉。晨起上班,必要早早的来了,将车停妥、华服换去,穿不怕脏的深蓝色阔襟棉衣,将草木扎染的长围巾兜头裹了,背水囊择路上山,穿林少见飞鸟,足下枯枝有声,足印扰了林间的花狸野猫,也会见它远远躲在树桩下与我两两相望。  
山寺访友,茶暖浮生  
老家有座山,山上有座寺,清幽去处,喜欢至极。  
朋友喜读佛经,每年都来寺中清修几日,我必拜会。山溪汲水,枯木煮茶,就可以温暖一个下午。茶,乃是寺中柿叶,朋友动手炒制而成,带足了山野气息,略带烟火的糊味,初初喝来,难以下咽。朋友浅笑,“禅茶一味,慢慢来。”  
此情此景,似在冥冥中见过,但又知道真的不曾经历。说与朋友,朋友给我讲了一则故事。  
茶,让阳光暖一些,日子慢一些  
张岱在《陶庵梦忆》中写道:“泉实玉带,茶实兰雪;汤以旋煮,无老汤;器皿时涤,无秽器;其火候、汤候,有天合之者。”张岱描述的此乃是明未崇祯年间的茶馆,他给这家火爆的茶馆起名为“露兄”。“露兄”一词,出自宋代米芾的诗句“茶甘露有兄”,称赞甘茶如甘露。  
古人爱茶如痴如醉,往往一盏茶,一本书,和着月光,对着寂静夜色,独饮。亦或者约三五知己,促膝而谈,呤诗作乐,品茗佳谈,绝妙无比。古人在品茗中往往能够专心致志,不受外界的干扰,因此,便流传下来众多与茶有关的趣事和诗文。  
草木人间,茶暖如斯  
《人间草木》一书中的序文如是说:“他留下的‘这碗茶’,这么多年居然还没有‘凉’,还挺‘香’,不免让人有些奇怪。我们兄妹三人都不是搞文学的,说不清其中的道理,只是觉得他的文章看着不闹腾,让人心里很清静,文字干净通透,不牙磕。”  
文中的他便是指汪曾祺先生,用“这碗茶”来表示汪先生的文章,想来很是合适的,他的文字读来舒心平和,不吵闹,又是有些人间气,细细想来觉着这些文字贴着一些最本质的东西却又可以延伸到旁的更深远的地方去,种种看来说是一碗茶着实是很贴切的。